图为青海大学藏医学院藏药标本中心一角(资料图片) 张添福 摄

       中国首个独立培养藏医药学博士学位的民族医学府——青海大学藏医学院的楼道内,入学仅两个月的本科生卓玛科拿着《四部医典》口袋书,正和同学们大声背诵。

       “《四部医典》是藏医药学的百科全书,是我们最基本的工具书,熟背,才容易使用。”卓玛科日前对记者说,“我的一名学姐,能通背这部经典,非常崇拜。”

       卓玛科来自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,父母以放牛、羊为生,今年作为全村唯一考上大学的学生,他选择学藏医,“家乡医疗条件不太好,人们已习惯走很远的路,到大城市去看。?б讲唤龆宰约河幸,也能解除身边人的疾病困扰。”

       正在研习《藏医药学史》《藏医药学概论》等入门课程的卓玛科,初窥门径,便有点迫不及待,“现在,我就希望自己能给病人看。??抢鲜λ,还不到时候。”

       捧着一大本《藏医药大典》检索资料的普措拉藏来自三江源头的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,她说,藏医药对于草原牧民来说,“接地气,疗效明显,副作用少,大家都信赖。”

       大学本科毕业后,普措拉藏来到玉树州杂多县藏医院工作,“到了挖冬虫夏草的季节,我们组成医疗队,每天坐很久的车到各个乡镇巡诊,一天平均得看六十多个病患,回到驻地,可能就是凌晨一两点。”

       “但我发现那时候对藏医药学理论认识比较浅,考虑问题太简单。”工作一年后,普措拉藏再次考到母校攻读藏医养生保健与公共卫生方向的研究生,“藏医讲究通过饮食、起居来研究养生。”

       普措拉藏跟着导师研究传统典籍里的专业词汇,随着学习深入,“越来越感觉藏医药学体系庞大,我学得还不够,只能继续。”

       为培养青、藏、甘、川等地藏医学生,青海大学藏医学院建立藏药分析、藏药药理等实验室,发展藏医药学继承与创新研究等学科,每年都会举办传统开学、毕业典礼,如诵读誓言,并向《四部医典》作者宇妥·元丹贡布像进献哈达,激发学习热情。

图为藏药植物腊叶标本(资料图片) 张添福 摄

      卓玛科以钦佩的神色,看着教室墙壁上悬挂着的“曼唐”(即以藏医药为主要内容的唐卡类医学挂图),他说,传承千年的藏医药学体系庞大,现在看来,还是很有科学性,“学院里的学长学姐和同学们,都很努力,有些人清晨五六点就起床,在没人的地方背诵经典。”

      如今,青海省官方出台政策,卓玛科和同班同学免费攻读藏医药学,毕业后,根据协议,将回到指定地点当曼巴(藏医),“希望我们能充实家乡的医师力量,让患病牧民少跑路。”